相关文章
首页->灌阳之最

灌阳历史上发生过的几件大事

2016-04-22 09:35:00 

?灌阳县历史上发生过的几件大事

    一是中国家喻户晓的“精忠报国”民族英雄岳飞,为平乱到过灌阳。据《灌阳县志》载,宋绍兴五年(1135年),麦岭(今广西富川县境内)汝南判将曹成率兵进犯灌阳,攻进县城后屠城,“杀戮民众十之八九”,朝廷震怒,遣太尉岳飞【据查岳飞传记,该年二月,岳飞军职为荆湖南路、荆湖南北路、襄阳府路制置使,六月后因评定洞庭杨么之乱升荆湖北路、襄阳府路招讨使;1137年授太尉(国家最高军事长官,故有岳元帅之称),时年仅35岁】率精兵七千,日夜水陆兼程赶往灌阳平乱,最后将曹军围歼于灌阳文市大觉寺(今文市中学内)。叛乱平息后,在大觉寺内立碑记事(该碑数年前还在,今不知去向)。
    二是灌阳曾作为“生平天国”的都城。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。1851年11月,洪秀全在广西桂平县金田村率众起义,建立“太平天国”。1852年4月,太平军围桂林,克全州,入湖南,大军一路北上,声势不断扩大。受此影响,广西南宁爆发“天地会”起义,咸丰二年(1852年),广西南宁天地会首领朱洪英(?—1874年)、胡有禄(?—1855年)率会众在南宁举旗起义,很快发展到三四万人。因义军皆扎红头巾,故称其为“红巾军”。次年,克湖南永明县城。咸丰四年(1854年)在克恭城后又攻占灌阳,并与当年八月十八日(1854年10月9日)在灌阳建立“生平天国”,奉“太平天德”年号,朱洪英称镇南王,胡有禄称定南王。咸丰五年(1855年)夏,朱、胡接到太平天国天官丞相罗大纲邀其前往会和的信件,遂率起义军自广西攻入湖南欲北上,在克东安后遭遇湘军围攻,被迫放弃东安,改走新宁,胡有禄在湖南被俘后遭杀害,朱洪英率军退回灌阳。咸丰七年(1857年)二月,克柳州。次年夏。败走贵州古州,转战湘、桂、黔三省边区。期间,朱洪英以灌阳为大本营,多次率军出击,欲突破清军围堵北上与太平军回合,终未如愿。直至咸丰十二年(1862年)夏,因多年征战,元气大伤,红巾军才完全退出灌阳,“生平天国”宣告结束。同治十三年(1874年)朱洪英在湖南宜章被捕就义。余部重返广西,遂渐堰息。
    三是中国工农红军三过灌阳。
    第一次,红七军北上苏区过灌阳。红军首次过灌阳为1931年1月5日。当天下午,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两个师三个团及军直属机关约四千人,在李明瑞、张云逸(共和国开国大将)、邓小平等的率领下,北上进入灌阳县境内,当晚在木老、勒塘等村宿营。次日晨,经五里坪、阵北、永安关向湖南道县方向进发,并在湘、桂交界的永安关击溃的湘军唐季候部。
    第二次,红六军团西征过灌阳。1934年7月,在王明'左“倾冒险主义的指导下,中央红军在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屡战不利的情况下,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(简称中革军委)决定退出中央革命根据地。8月7日,中央红军长征先遣部队红六军团9000多人,在中央代表、军政委员会主席任弼时和军长肖克、政委王震等率领下,由江西遂川的横石出发,踏上了西进的征途。9月2日由湖南进入灌阳文市,主力旋即渡过灌江,往全州急进,留下五十团一个营和五十三团在文市的灌江两岸布防、阻击尾追之敌,与尾追而来的桂系骁将周祖晃(时为国民党军中将师长,广西临桂人)率领的第七军第十九师发生激战,虽重创追敌,迟滞了追兵,但红军也伤亡惨重,五十三团团长刘式楷等一百多名红军指战员血洒灌江。
    第三次,中央红军长征过灌阳。1934年10月10日,由于王明“左”倾冒险主义的错误指挥,红军没能打破敌人的第五次“围剿”,被迫退出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长征。
    11月25日,林彪、聂荣臻率领的红一军团主力攻占永安关,进入灌阳。经阵北、五里坪等村到达桂岩、岩口一带。红一军团主要负责阻击右翼之敌。彭德怀、杨尚昆率领的红三军团,由雷口关、永安关进入灌阳,军团指挥部设在水车宾家桥的“九如堂”(实为一地主家的房子);红三军团负责阻击从灌阳县城而来的左翼之敌。
    中央首脑机关编成军委2个纵队,第一纵队(即“红安纵队”)中的第一梯队(“红星梯队”)是首脑机关,博古、洛浦、周恩来、毛泽东、朱德、王家祥、李德等人编在这个纵队;第一纵队随第一军团行动,从永安关进入灌阳的桂岩、玉溪、文市、月岭一带。军委第2纵队(即“红章纵队”)随红三军团红6师行动,由雷口关进入灌阳的茅铺、水车一带。
    27日,红一军团15师和军团部从文市灌江东岸西渡,经瑶上岩头坝进入全州;红三军红5师在师长李天佑、政委钟赤兵等率领下,从宾家桥赶到新圩至排埠江一带布防,阻击由恭城返回灌阳截击红军的桂军,红六军留在水车、宾家桥待命。
    28日,为掩护中央纵队抢渡湘江,红5师的两个排在排埠江至枫树脚一线奋力阻击桂军两个师的进攻.军委第1纵第二纵队离开灌阳,进入全州石塘以东地域。
    29日,红一军团红1师离开文市向全州前进。红三军团红5师在杨柳井至板桥铺一带继续同桂军激战;下午4时,红5师接到了红五军团换防的命令,将防务交给红六师18团,而后取到陈家背进入全州。
    下午,红五军团的红13师,红34师分别从永安雷口关进入灌阳。红九军团从雷口关进入灌阳后,经水车赶到文市渡过灌江,向全州前进。
    红五军团红34师驻守水车。30日凌晨,红八军团进入灌阳,在水车作短暂休息,之后星夜向西疾进,抢渡湘江。红34师则在水车被敌军拖住,难以脱身。红6师18团在新圩炮楼山一带继续抗击桂军,伤亡严重,被迫后撤。中午1时,接中革军委命令,前往枫树脚,去接红6师18团的防务,12月1日中午,红34师翻过宝界山向全州县大塘圩前进,2日至全州县文塘受阻。3日,退回灌阳。4日晚,再次翻过观音山,宿营于洪水箐村。5日,苦战一天,深夜在八工田渡过灌江。7日,离开灌阳。
    中央红军(红一方面军)从11月25日开始陆续进入灌阳,至12月7日,最后一支部队(红五军团红34师余部200多人)离开灌阳,在县历时13天。